<acronym id="uwo6k"><optgroup id="uwo6k"></optgroup></acronym>
<rt id="uwo6k"><small id="uwo6k"></small></rt><acronym id="uwo6k"></acronym>
<acronym id="uwo6k"></acronym>
<sup id="uwo6k"></sup><acronym id="uwo6k"></acronym>
<rt id="uwo6k"></rt>
滚动 要闻 宏观 证券 产经 汽车 科技 评论 原创 地产 政经 生活 图片

三大运营商骨干员工大量流失 换帅或是电信整合前奏

2015-09-01 09:10:47      来源:

风传已久的运营商大换帅终于尘埃落定。

8月24日上午,中组部正式宣布中国移动[微博]董事长奚国华退休,由工信部副部长尚冰接任,中国电信[微博]董事长王晓初转任中国联通(6.55, 0.00, 0.00%)董事长,中国联通[微博]董事长常小兵转任中国电信董事长。

这是三大运营商自2004年以后又一次出现“集体换帅”。

和11年前相比,在OTT产业的冲击之下,如今电信运营商的竞争环境明显复杂了很多。以微信这匹来自移动互联网时代攻城略地的战狼为例,随着其用户数量的激增与对用户即时通信习惯的培养,电信运营商的短信与话音收入均遭受到了致命的重挫。

从今年上半年的财报来看,三大运营商营收增速均出现放缓,其中,中国联通甚至出现收入下滑,而移动、电信的净利润则双双曝出负增长,每一家运营商都无法回避如何修复营销局面,增强盈利能力的问题,电信行业亟待重整河山。

在这样一个微妙的转折点上,三大运营商将何去何从?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换帅有人欢喜有人忧。洒泪告别中国电信的王晓初被认为接下了三家运营商手中的烫手山芋。“此次换帅,王晓初的压力最大。因为整合远比分开还难受。”不仅如此,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运营商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次“挪位”,除了有进一步防止贪腐的考虑外,还可能是电信整合的前奏。

今年以来,李克强总理三度敦促“提网速、降网费”,表达了对国内当下网费贵、网速慢、信息基础设施落后等通信现状的不满意。过去,三大电信运营商在国有资本的背景下,竞争不够充分,带来了一系列的服务问题、资费问题,还导致了国内发展速度与国际差距较大。去年年末,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将推动民间资本进入基础电信设施领域,亦显示出国家鼓励电信业向民资开放,希望引入更多资本来激发市场活力的决心。

电信联通合并可能性小

一位在电信行业从业20年的运营商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据其从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和工信部方面获得的信息,从目前换帅结果看,联通电信合并的可能性小,但产业、结构性重组是必然的。

“国家正在研究成立基础网络传输公司,以铁塔公司为主体重组,将电信、联通、移动的核心网络资源收归国家统一运营,三家运营商、虚拟运营商、互联网公司等单位从该公司租用网络。基础网络传输公司按国家规定的利润率获得利润。”上述人士说道。

该人士认为,原来三家运营商都掌握了国家的主干资源,民营资本根本进不来,在垄断形势下,服务备受诟病,国内的网速也一直落后于国际水平。重组之后,将有效打破垄断,市场主体平等,拼的将是服务与营销。”

“当然了,重组的最终版本仍未确定,另一种重组可能,则是三家进一步重组为两家,就是将电信和联通合并,将联通的固网资源划给移动,联通的FDD与电信的FDD合并。”上述运营商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进一步解释道,国有资产情况下,三家运营商的竞争造成了行业巨大的内耗和浪费。比如,每年一到开学季,三大运营商为了在高校争抢学生资源,冲突打架、行贿高校的戏码层出不穷。在垄断的情况下,主体越少越好,三家同时存在会出现信息不对称,两家则可以形成均衡。

不过,对于上述第一个方案,通信行业资深分析师付亮向时代周报记者提出了质疑,中国的市场环境跟新加坡不一样,新加坡地方小,人口密度大,电信资源开放,市场希望出现更多竞争业者,让消费者从更低廉的价格和更具创意的服务配套中受惠。但中国的市场更复杂,重组合并意味着将打破过去辛苦建立的格局,打破垄断必然会导致恶性竞争,比如价格战,而离谱的价格战,结果将带来行业混乱。除此之外,更大的问题是,谁来监管这个大一统的基础网络传输公司?”

深圳联通一名近期离职的业务主管向时代周报记者谈道:“以现在的家庭宽带价格为例,长城、移动的业务打得相当便宜,但一分钱一分货,实际上便宜但并不真正实惠。企业业务就更是乱象丛生,其实这个行业已经是很充分竞争,不像媒体报道的那么贵。”

“此前的猜测中,有将电信联通合并的提法,基础建设则交由铁塔完成,运营商则租用网络,不过也仅限于运营商租用,否则市场只会更乱。”上述业务主管说道。

时代周报记者多方采访发现,换帅一事过后,目前业界对接下来的运营商整合仍感云里雾里,迷雾重重。而在换帅消息公布后,此前凭重组消息刺激股价猛涨的中国联通,则连续4天急挫,大跌27.34%。

离职潮动摇人心

伴随着三位一把手的人事调整,基层人员的变动也暗流涌动。据时代周报记者从核心渠道了解,以湖南为例,湖南省联通日前突击提拔了一批副处级干部及14个市公司总经理助理,三家运营商的省公司很多都在突击提拔干部。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从行业历史来看,十多年来,三大运营商一把手轮岗几乎是四年一次。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从企业内部看,一个人在某一单位企业呆的时间越久,其单位企业情结越深,与企业的利益捆绑也就越紧,换岗有利于消弭这种利益集团相互捆绑的出现。

自2009年12月中国移动原党组书记张春江涉及腐败案开始,中移动6年间落马高管已多达23名。从趋势上看,自张春江案发后,中国移动持续处于反腐暴风眼,近两年来被调查的高管逐渐增多。

去年年末,中央巡视组开始了对三大运营商的巡查,张智江、宗新华[微博]等多名联通业务骨干最早被揪出涉嫌严重违纪,随后多个地方联通公司的负责人遭到内部处分,而自今年3月巡视组同时进驻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以来,人事动荡持续发酵。一轮紧接一轮的反腐潮不断冲击着运营商本已充满“槽点”的公众形象,更是在企业内部造成了一阵又一阵的恐慌。

多年来,三大运营商在工程建设、物资采购、增值业务等领域因权力过度集中、涉及金额巨大多次曝出贪腐案件,暴露出了运营商在管理方面存在的漏洞与风险。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湖南移动前董事长、总经理、党组书记王建根涉嫌受贿被抓后,吐露犯罪事实,从而供出了一串行贿者、受贿者的名单。据不愿具名的湖南移动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湖南移动目前还有17名中层以上领导被列为待处理名单。

在三大运营商之中,另一个令人痛心的显著变化就是骨干员工的大量流失。近一两年来,运营商的骨干员工离职已经对企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过去,进入三大运营商就犹如捧上“铁饭碗”,如今,运营商的员工们茶余饭后谈论的除了“降薪”就是“离职”,员工士气已大不如前。

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前院长黄晓庆今年三月份就因“追求更大的自由和梦想”离开“体制内”的老东家,他曾辞去UT斯达康高级副总裁的职务加盟移动,是首批“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中国移动香港公司董事长林振辉[微博]亦同样萌生去意离开移动,其此前曾履职广东、云南总公司。此外,中国移动终端公司总经理何宁、中国移动市场部副总经理徐刚以及多位省级高管陆续提交辞职申请,纷纷出走中国移动。相比起庞大的员工体系,离职出走的高管虽算不上人数众多,属于个人选择,但在曾经以“金饭碗”著称的运营商体系里,如此多位高权重的实力派干将集中主动请辞,实属罕见,运营商似乎已经走到了转型的关口。

上述联通离职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运营商内部,有着典型的大企业病,考核畸形、职业无上升空间、内耗内斗严重,即使是业务骨干,也疲于应付表面工作。

“例如,业绩考核完全脱离实际,每年年底就拍脑袋定好明年的增长目标,然后逐层分解下压,结果大部分人年底就领到明年各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指标。接下来的一年就是围绕着这些指标的各种汇报、未完成原因总结、自我批判、绩效扣罚……”

付亮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过去运营商系统相对封闭,人才队伍也相对封闭,跳槽也基本局限于在三大运营商之间流动。但现在大量的互联网公司、甚至铁塔公司提供类似的服务,人员流动性特别大。过去南邮北邮曾是运营商的梦工厂,现在都不以进入运营商为傲。不少省级领导因为不够科学合理的限薪令,没法根据能力获得薪酬,也导致骨干的流失。这实际也对运营商的人才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业绩压力凸显

电信业重整格局仍未明朗,但眼下摆在三位大帅面前的,正是三大运营商触及天花板的惨淡业绩。

在OTT企业的冲击之下,中国电信运营商行业已走过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虽然今年上半年三大运营商仍平均日赚约5.9亿元,但业务增长能力已明显衰落。

早于换帅之前,三家运营商便已揭晓了上半年的业绩,三只大象几乎无人能笑傲江湖。

2015年上半年,移动总营收为3407亿元,同比增长4.9%,其中通信服务收入为2995亿元,微增0.5%,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微降0 .8%。

电信披露的半年报则显示,上半年营收1649.53亿元,净利润则为109.8亿元,同比下降4%。联通方面的业绩则更为惨烈,上半年营收为1446.8亿元,同比下滑5.7%,其中移动业务收入为734.6亿元,同比大降12.1%。净利润为69.2亿元,同比微增3.7%,但远低于移动及电信的盈利水平。

2009年4月,三张3G牌照同时发放,联通拿到全球应用最广的WCDMA标准,电信拿到美国标准CDMA2000,唯有中国移动拿到的是国内“自主研发”的TD-SCDMA。2013年12月,国家发放TD-LTE4G牌照,随后发放FDD LTE4G牌照,国内开始进入4G时代。

而未来无疑是4G的天下。在4G表现上,中国移动的表现遥遥领先。上半年净增9660万户,截至6月底,4G客户达到1.9亿户,在总客户占比中达到23%。

在王晓初的带领下,中国电信经历了由2G到3G再到4G的发展,其中,既有获得“CDMA小网”的失望和无奈,也有获得FDD牌照后的喜悦与高速发展。

中国电信移动用户上半年净增582万户,用户总量达到1.91亿户,其中4G终端用户净增约2200万户,达到约2900万户。

过去几年,王晓初在互联网转型上做了不少试点,在电信内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出“一去二化新三者”的战略,主张去电信化举措,鼓励员工创业,还与网易联手做易信抵御OTT的侵蚀,将固网增长乏力的中国电信拖出泥潭。尽管4G的推出对中国电信压力较大,但王晓初坚守FDD LTE,以及对中国电信新兴业务,如游戏、视频、移动支付等的布局已经初见成效。上半年电信新业务增速达21%。

中国联通方面,则未单列4G用户,仅含混称移动宽带用户新增868万户,总数达到15779 万户,在移动用户中的占比达到54.5%。而时代周报记者查阅业绩数据获悉,截至今年7月份,联通移动用户数达到2.88亿,该月移动客户锐减89万户。

在3G时代,由于拿到最好资源,联通从移动手中也抢走不少用户,遗憾的是4G时代很快来临,移动先行,让联通乱了步伐,再次大幅落后。

付亮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接受了联通这个“烫手山芋”以后,王晓初利用其在电信于资本、多元化上大量试点的经验,可以帮助改善联通资金短缺的情况。不过,2008年电信重组,联通和网通合并,新联通内部融合问题本身就比较复杂,内耗的问题过去曾一定程度上消耗了联通的优势,挪位的新帅,同样面临磨合时期与磨合成本的巨大考验。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48小时频道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08-2015 www.cjtx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财经天下 版权所有
快三